1. 猴哥笔记首页
  2. 自媒体投稿

羊毛好声音,中国好商量


古希腊的大哲学家德谟克利特被亲戚诬告,邻居提醒他做好准备。但老德全然不理,继续写他的《宇宙大系统》。邻居说,简直是个神经病。于是去请希波克拉底来给瞧病。


羊毛好声音,中国好商量

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像


希老来了看见老德正在解剖动物。邻居说:看吧,精神不正常,疯了。话音刚落,一只乌龟从天而降,给邻居脑袋砸开了瓢。旁观的村民一看,纷纷说:德谟克利特是宙斯罩的啊!邻居说他坏话,宙斯就让老鹰叼着乌龟来砸小丫挺儿的。希波克拉底一边给邻居包扎一边跟村民说:如果真有人精神失常的话,那就是你们自己,一定不是德谟克利特。


不久后法院开庭,法官问,怎么回事儿?老德说,亲戚告我,可我忙着做学问咧。法官说:你做的学问里有没有神学?亲戚马上说:他不信神,按律当诛!老德灵机一动:“法官先生,您最敬仰神,这很高尚。可您一定听说过吧,我邻居说我得了精神病,结果被天上掉下来的王八给砸了。可见,神偏爱谁十分清楚。判我的罪可以,宙斯会给我做主,喏,我都瞅见他派的鹰往这儿飞了。”法官听完,赶紧说,“本案案情清楚证据确凿!”然后回手判了亲戚一个诬告罪。


羊毛好声音,中国好商量

大哲学家德谟克利特


出了法院,希波克拉底问:“你丫不是不信神吗?怎么又扯宙斯派鹰呢?”老德说了一句至理名言:“真理只能和相信真理、爱好真理的人谈论。对于那些昏庸的家伙,只能用别的办法去对付。”这句话我记忆犹新,并且希望大家都能记住并背诵,因为老德的意思是,遇到懂道理的爸爸,你就跟他好说好商量;假若爸爸不肯商量,那你还是得陪他们耍王八蛋。


回首我的职业生涯,我深感哲学家的话充满智慧,一个可商量的客户爸爸简直是一切经典案例的先决条件,“可商量”意味着可沟通的弹性空间,意味着良好的合作基础,这个空间也是我甄别客户好与烂的小要素,当然,这是我的方式,于公司爸爸而言,预算多和回款快才是第一条件。


当我和爸爸们不一致的时候,爸爸们肯屈尊来商量的往往是少数,无论是客户爸爸、公司爸爸还是政府爸爸。我在这儿活了30年,想不起有什么爸爸问过我的感受。人们认为感受是无关紧要的,重要的是团结在谁谁谁的周围,和各种权威主张的“正确思想”。于是,我们被鼓励服从集体而非独立思考,我们就这样一步步变成了被放牧的绵羊。


这两天有个爸爸说:痰!打!


一些羊就激动了,“正面刚!”“硬度!”“卧草!”奈何羊们没文化,一句卧草行天下。这些羊还不知道,打的意思就是用羊的血肉筑起爸爸新的长城。如果是我来放羊,也巴不得这样的羊多来两条啊。而另一些羊就变得虚无了:“老用我们的血肉筑长城,敢情我们是建筑材料啊!”然后大家就开始分享《树皮吃法指南》,去超市囤积干粮。


这件事儿再次说明了一个道理,年轻时要是不热血沸腾就是没有心灵,不年轻了还能叫播音员挑唆的瞎几把热血沸腾就是没有脑子。翻开任何一本经济学的书籍都能明白,毛衣战、互相制裁一定是双输的,好的解决方式永远是好好商量。打过架的也都清楚,摆出打的架势,目的是坐下来商量。为“打”鼓劲叫好的都该响应号召去创业,尝尝95%的倒闭率是个什么滋味,然后变卖家产去投资,买股票买国债,万一还有余钱就拼命消费,为国交税,不要光喊打什么都不干,就会跑来质问我:“皮之不存毛将焉附!人家都欺负到咱头上了,不打?那你说怎么办?!”


我说?我说能顶个屁用,我连选票都没见过,谁能听我说。如果非要说,那就是“统治者遇到麻烦与人商量,是得体而且了不起的举止。”1215年英国国王被商量了一回,签了《大宪章》,英国女王现在还住白金汉宫里头呢;同时期的宋朝皇帝跟谁都不商量,过了60年王朝就嗝屁朝凉见太阳了。


“可以商量”是一个好事儿,是文明人都会认同的基本常识。而现在的情况是外边的人想薅我们的羊毛,但是不想商量,然后我们的爸爸想干什么也不跟羊商量。我觉得吧,最好谁也别把谁当羊毛,薅来薅去的特别不好;另外我也始终觉得,一个能商量的世界会更好一些,而不是爸爸们说怎样就怎样。


一个不能商量的世界会把大哲学家都逼成流氓。

 



你要是觉得有用就点右下角的“在看”吧。

 


– The End –

猴哥笔记合作、推广、报道请加猴哥助理微信:houge6788

除非注明,本网站均为原创。发布者:依然,转载请联系QQ 405375506 侵权必究,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hougebiji.com/68860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